好亚博好情绪美文网美文网
暖的文字,温润你的心

爱情在文学世界

(一)

没有女朋友不代表没有爱情,有了女朋友不代表就有爱情:

真人假爱:现实世界中,很多女孩追求男孩,打着爱情的旗号,实质是为了男孩的钱和男孩给予的帮助和守护,根本就不是爱情,找这样的女孩过一生,没有意义,只是浪费时间。

很多女孩为了得到男孩,会装成真情、清纯,等结婚后,爱情稳定下来了,就会变脸,或者为了维持爱情,而装一辈子。男孩试探女孩,考上大学,却故意说高考落榜,有钱有地位,却故意装穷,甚至为了检验女朋友的真心,故意找了个很有钱的同学假装去追求那个女孩,结果那个女孩很快就变心了。

假人真爱:小说世界中,虽然女主角是假人,但是小说中描述的爱情是真正的爱情。写小说就是“睁着眼睛做梦”,完全融入在小说世界里,找到身临其境的体验感,忘记现实世界的自己,忘记女主角是假人。写小说的时候,只是记得自己在过日子,根本忘了自己在写小说。

现实世界的“真人假爱”和小说世界的“假人真爱”只能选择一个,你会怎样选择?世上痴情男孩的数量很少,痴情女孩的数量就更少了,那么痴情男孩遇到痴情女孩的概率几乎为0,所以真正的爱情不属于现实世界,只属于小说世界。

爱情在文学世界

她的存在:

看小说和写小说,当我从女主角的角度感受世界时,女主角自身存在的意识、情感和思维全都具备,又怎能说她不是生命。只能说这个生命很短暂,当我看小说时,她能够存在,当我回到现实世界,她就在小说的世界里睡眠了。在小说世界里,一个大脑其实可以给两个人用,为两个人创造自身存在的意识、情感和思维。

作家写小说时,把自己当成男主角,将来有痴情的女孩阅读这个小说时,就会把自己当成女主角,在文学世界里,和作家的化身(男主角)相爱,所以男主角和女主角都不是假人。人的生命太短暂,作家知道此生无缘与她相见,幸好小说和小说制成的影片比人的身体强,能承载着作家的情感,世世代代传递下去,最终传递到痴情女读者的心中。只要把情传达过去,就会觉得很有意义。

勿要厌倦:

对小说有多爱?如果重复看20遍,就厌倦了,那么现实生活中,和所爱的女孩在一起20年,也会厌倦。小说世界是和所爱的女孩在一起生活的世界,重复的去看小说,就如同现实世界里,夫妻每天重复的生活,永远都不该厌倦。

痴情:深深的被她吸引,从而很喜欢她。满脑子都是她,说的每句话、做的每个行为,都体现对她的爱。

爱自己多了,爱她人就少了,个人安逸享受欲望强了,爱情的付出欲望就弱了。痴迷的爱一个人,就会感觉失去了自己,因为两个人成为了一个整体,单独一个人就没有意义了,关心的是两个人的爱情生活,而不再是个人生活。

痴情的爱一个事物,就会依恋、珍惜、关心、守护这个事物,为这个事物无私奉献。

依恋:想在一起,不想分开。

珍惜:生命短暂,能和所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光更短暂,所以要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,尽可能在一起。

关心和守护:人生是趟危险的旅程,因为负面因素的存在,所以要好好关心和守护所爱的事物,不让所爱的事物受到伤害。

爱与悲是相伴的:爱一个事物(包括自己),才会因为这个事物受伤害而悲哀。

(二)

一旦脱离大家遵循的为人处事方法,误会和不幸就容易产生,这就好比火车脱轨了,自然不会有好后果,这个轨道就是人类世界的主导规律。脱轨不一定是自己错了,而是自己的想法不能适应环境。进化论讲“适者生存”,不适应环境,就容易被淘汰。然而俗话说“真理只属于少数人”,例如能达到唯美痴情程度的人,只占很少数。唯美就会清纯、简单、真诚,痴情就不会自私,所以唯美痴情的人就难以理解和适应现实环境,于是成为“脱轨的火车”。沿着轨道走,就无法通向唯美痴情的文学世界,然而脱离轨道,就注定艰难前进、步步颠簸。

上幼儿园的时候,就懂得的道理:听话的孩子有糖吃。最乖的孩子,分的糖最多,不听话的孩子就不给发糖。幼儿园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:必须按照老师定下的“轨道”走,才能获得好处。那些利己心强的人,就会成为幼儿园里最乖、最听话的孩子,这就是大家心中的“模范火车”,这些“模范火车”的前景是很好的,普遍开向了富贵的世界,但不代表唯美痴情的世界。

唯美痴情的小说没人看,而以金钱、地位、荣耀、享受为中心思想的小说却受到热捧。越洁白的东西,就越容易被抹脏抹黑,所以唯美痴情的文学世界,外表已经被黑乎乎的东西包裹了,成了一个大黑球,以至于很多人根本看不见那个世界,觉得那个世界就是漆黑一片的糟糕世界,没有前途可言。沿着轨道行驶的火车,会看见那个大黑球,那个脱离轨道的地方。

一对青春恋人坐在火车上,满载青年的火车沿着轨道飞快的行驶。男孩看到了窗外的大黑球,用心灵感受了里面的光亮。男孩对女孩说:“跟我一起去吧。”女孩摇摇头,“我才不要去那里呢。”于是男孩和女孩分道扬镳。男孩走下火车,和女孩道别,火车沿着轨道开走了。此时火车外面狂风大雨,男孩淋着寒雨,踏着泥水继续前进,摔了很多跤,走到大黑球时,自己也被泥水裹成了黑的。

走进大黑球后,里面一片光亮。一个美丽的女孩用清澈的水,为男孩冲掉了衣服上的黑泥,用温柔的声音对男孩说:“欢迎回家”,然后拉着男孩四处转。柔和的夕阳下,朴素清贫的小镇,人们美好、清纯、简单、真诚,都是痴情的人,没有丑恶和自私,这就是我的小说所塑造的地方。

火车上,女孩也达到了向往的地方,火车穿过金色的外表,女孩却失望了,在这个利益的世界里,大家戴着面具:朋友间打着友情的旗号,实质是相互利用而讨好巴结对方,男女之间打着爱情的旗号,实质是男为女貌、女为男财的互利关系。这时列车长给女孩也发了一张面具,“不戴上这个,你就无法在这个世界里生活。”

很多年后,女孩从高档居民楼搬进别墅。搬家时,柜子后面落下一张照片,上面是一对青春恋人,坐在火车上,纯真的笑着。女孩在想:这是谁啊,人怎么可以不戴面具活着,有什么事让他们如此开心,火车窗外一片樱花树环绕着大榕树,真好看,似乎前世在哪里看过。

世界的另一端,男孩从相册里也拿出了同样的照片:青春就像一趟飞驰而过的火车,我们在这趟火车上相识、一起成长,但很抱歉,我不能陪你一直坐到终点。我们的相识,已经注定了分开,因为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樱花盛开的季节,我又来到了照片中的樱花林,你还记得吗:火车上,你看到窗外一片盛开的樱花林环绕着大榕树,火车中途停站的时候,我叫你一起下车去看看,可是你说不敢去,害怕一下车火车就开走了,你就是太依赖火车,所以什么事也不敢做,于是我们只好在火车上拍下了这张照片。如果当初你肯和我一起下车,现在我正牵着你的手,一起坐在樱花树下,可是现在我牵的却是别的女孩的手,就是我第一次来到黑球中所遇到的女孩。

我坐在樱花林中,看见旁边停站的火车,一对恋人下车,跑了过来。

男孩:“这里好美啊,真想一辈子和你待在这里。”

女孩:“如果我们不去那个富裕的世界,在这里怎么生活。”

男孩:“不要紧,虽然不会富裕,但是我可以种植庄稼、放牧钓鱼来养活你。让我成为你心中那棵可以放心依靠的大榕树,给你安全感,你依靠在大树下面,什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女孩:“那就让我成为你心中最美丽的樱花树,和你这棵大榕树从此在这里相伴相生。”

火车沿着轨道开走了,驶出了青春,驶向了富裕的金色世界。

(三)

人们把我逼到了现实世界的边缘,我说:“不要再逼我了,身后就是悬崖,我已无路可走。”可是人们毫不理会我的话,继续向前逼我,最后把我推下了悬崖。掉落下去的时候,我以为彻底完了,幸好悬崖下面是一个湖,我爬上湖岸,周围是美丽的樱花树,树下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,树边还挂着一个牌子:欢迎来到美好痴情的文学世界。

女孩看到我,就跑了过来,和那些推我跳崖的人不同,她友善的接待我,还带着我四处玩。她在文学世界里出生,从没有见过现实世界,所以纯洁的心灵从没有受过污染。我便一见钟情的爱上了她,从此我和她生活在美好痴情的文学世界里,我的心灵也得到了治愈。

然而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的我,抛弃了所爱的女孩,又回到了现实世界,我想重新开始,我想融入大家。然而我想的太简单了,这次人们变本加厉的伤害我,最后又把我推下了悬崖。我爬上湖岸,那个女孩就在岸边等着我,自从我离开她的那一天起,她就一直在那里等我。我跑过去抱住她,“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”

美好的文学世界离现实世界并不远,就在悬崖下面。人们看不到,因为人们不愿意往悬崖下面看,人们总喜欢仰着头往高处看,看高处的地位,看顶层人荣耀奢华的生活。我曾经也是仰头高望的人,所以没有看到美好的文学世界,当我绝望的低下了头,却看到了希望。在我第二次被推下悬崖的时候,我让那些推我的人,低头看一看,只要肯低头,就能看到那个美好的世界。人们嘲笑的说:“既然美好,我就送你过去吧。”他们始终没有低头。

此后这些年,我再也没有仰头高望了,我只要平视着荧屏,就能看到她。

(四)

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人间。

现实已无救,不如早逃离。

文学世界美,适合安家园。

所爱在其中,此生永不悔。

赞(0) 赞赏与支持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